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“99虎义父”首脑与11成员 控上庭不获保释-鬼故事网站

“99虎义父”首脑与11成员 控上庭不获保释

他形容,该党是个凶残,无恶不作的匪党,可以为了一些小事而发生纠纷,便纠众打人,并烧毁对方的宝马名贵车等。

此案主控官是莫哈末苏菲安、莫哈末阿斯拉夫、莫哈末依兹哈努丁及艾努副检察司;控方没有建议被告保释。

第二项控状指被告于1月31日下午2时30分,在斯里安达拉斯花园非法拥有3支手枪,抵触1971年军火法令(增刑)第7条文,一旦罪成,可判处死刑或终身监禁,以及可鞭笞不少过6下。

12黑帮“99虎义父”首脑与成员星期二(18日)被带到巴生法庭面控。

根据控状,他们被控在上述地点和时间,成为黑帮成员,被控与马斯尔抵触相同法令;他们在通译员逐一念出控状后,点头表示明白控状。

“99虎义父”首脑与11成员 控上庭不获保释

阿末赞扎尼不允许所有被告保外候审,案件择订于4月17日重新过堂。

莫哈末法鲁拉兹的代表律师是法兹拉瓦蒂,聂阿查哈的代表律师是查丽哈,莫哈末费扎的代表律师是李文绪(译音)。

黑帮“99虎义父”(Ayah Yie Tiger 99,或简称ATY99)39岁首脑马斯尔与11名同党星期二面控,其中首脑面对3项罪状,分别是领导该黑帮,与非法拥有手枪与子弹。

根据第一项控状,马斯尔被控于2017年5月至今年1月22日期间,在雪兰莪州班达马兰成为黑帮首脑,抵触刑事法典第130V(1)条文,可在相同条文下判刑,一旦罪成,最高刑罚是监禁不少于5年及最高20年。

马斯尔、阿祖基斯米、莫哈末依尔山、努里阿沙巴、鲁斯丹及莫哈末嘉比里的代表律师是奥兹尔,莫哈末阿兹占和莫哈末诺的代表律师是杰拉德。

被告的另外11名党羽也被控,他们是40岁阿祖基斯米、39岁聂阿查哈、43岁莫哈末阿兹占、34岁莫哈末依尔山、31岁莫哈末费扎、33岁莫哈末法鲁拉兹、43岁努里阿沙巴、28岁莫哈末沙菲克、39岁鲁斯丹、40岁莫哈末诺与37岁莫哈末嘉比里。

全国警察刑事调查局总监拿督胡兹尔星期一宣布,上月杪瓦解马来黑帮“99虎义父”。

根据第三项控状,马斯尔在没有合法准证下,于上述同样时间与地点,拥有8颗9毫米子弹与4颗S&B.45 Auto子弹,抵触1960年军火法令第8(a)条文,一旦罪成,可判处最高7年监禁或罚款不超过1万令吉,或两者兼施。

马斯尔莫哈末纳里桑在通译员念出控状后,向法官拿督阿末赞扎尼点头表示明白控状。

他们涉及的案件,包括前受佣于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甘尼司机的对头,试图枪杀这名司机,以及纠众威胁一名警官等。

Comments (2)

  • Brad Bukovsky

    中国大陆湖北以外地区新增冠病确诊病例56例,连续第二天降至100以下。全国累计确诊74185例,死亡2004例。新增治愈出院病例首次超过新增确诊。 据国家卫健委网站消息,2月18日0—24时,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749例,新增重症病例236例,新增死亡病例136例(湖北132例,黑龙江、山东、广东、贵州各一例),新增疑似病例1185例。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824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5014人。 截至2月18日24时,据31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,现有确诊病例57805例,其中重症病例11977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4376例,累计死亡病例2004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4185例,现有疑似病例5248例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74418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35881人。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693例,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266例,新增死亡病例132例,现有确诊病例50633例(武汉38020例),其中重症病例11246例。累计治愈出院病例9128例,累计死亡病例1921例,累计确诊病例61682例。新增疑似病例596例,现有疑似病例3462例。 累计收到港澳台通报确诊病例94例:香港62例,出院四例,死亡一例;澳门10例,出院五例;台湾22例,出院两例,死亡一例。

    回复
    • Brad Bukovsky

      从论文争议,到失责指控,再到被调查谣言,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近期深陷舆论漩涡。 据《财经》杂志报道,高福前天(17日)受访时表示:“我不能去网络吵架。”“希望大家像我一样,全身心投入抗击疫情的工作,能出力出力;因为专业或其他方面限制,不能亲自出力,就不信谣、不传谣。” 如今的高福处在风口浪尖。作为中国疾控中心掌门人,高福被指“早已掌握人传人的证据”,但却忙着参与写论文,“隐瞒了疫情”。 论文风波之外,高福正在被外界全方位审视,他过往的一些言论和观点被指存在误导,诸如“SARS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”“儿童、年龄比较小的人对新冠病毒不易感”等等。 要求追责高福的声音始终不断。2月15日,有媒体甚至发布了“高福被调查”的乌龙消息,称高福“涉嫌违纪违法被调查”,但涉事媒体很快删除了相关消息。 如今高福面对媒体言辞谨慎了很多。他告诉记者:“(冠状病毒)狡猾的部分多了……不得不承认:人类认知的限制!” 针对高福是否存在“失职失责”行为,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令表示,高福具备双重身份,一方面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主任,有一定的行政权力;另一方面,他也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,负有对疫情作出判断、采取措施的建议的权责。“所以在判断责任的时候,要从两个方面去判断:中国疾控中心有没有过错?高福作为专家有没有过错?如果疾控中心有责任,那么,高福负有领导责任;如果专家有渎职的地方,那么高福负的是直接责任。”

      回复
  • Brad Bukovsky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中国真实灵异事件|蒋经国的儿子|世界地震|灭绝动物|安禄山与杨贵妃|越战女兵|世界地震|世界上最小的国家|灭绝动物|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